不當大法官 陳守煌轉戰律師人生

2016-08-04 | 事務所最新消息

九月政爭拋腦後,要專心扶助弱勢

在最高檢察署「委屈」三年的陳守煌,退休前夕接到被推薦出任大法官的消息,除了無上榮耀,更代表九月政爭的事已被「平反」。不過,陳守煌仍決定轉任律師,將「扶助弱勢」確立為事務所的工作信念,快樂地再出發。

凌晨五點,一個頭髮灰白的長者已經起床讀書,早上七點多,他抵達最高檢察署辦公室開始一天的工作,晚上八點多,他從最高檢下班,緩緩走路回家。這個生活規律的人,就是前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。

二○一三年的九月政爭,他滿腹委屈地被調往最高檢察署當檢察官。三年後,他決定轉換跑道,八月將退休轉任律師,卻意外被法務部長邱太三推薦為大法官人選,但他毫不猶豫地拒絕了。拒絕的內幕是什麼?他向本刊娓娓道來……

被九月政爭拖累的司法明星

現年六十四歲的陳守煌會念書,從一個例子就可以看出來。

當年就讀台中師專的年輕陳守煌,因緣際會成為基督徒,記憶力驚人的他決定投入法律懷抱,師專四年級時先考取律師(十九歲),隔年考取司法官(二十歲),在法律界創下紀錄。但這個紀錄讓考試院大為震撼,還特地修改規定,要求應試者必須年滿二十二歲才能參加司法官考試。

「總統馬英九和行政院長吳敦義都很肯定你的能力!」陳守煌說,當年曾勇夫接任法務部長時,找他擔任副手(政務次長),用這些話勸他,他雖一度婉拒,但拗不過曾勇夫的決心,還是接了。

本來只打算當兩年,最後卻當了三年。陳逐漸無法負荷,曾勇夫安排他轉任高檢署檢察長,但陳守煌萬萬沒想到,某天接了一通由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打來的電話,卻扭轉了他的人生棋局。

為什麼要接這通電話?在檢察界以「不說謊的人」打出招牌的陳守煌,緩緩地解釋:「我當法務部政次期間,身兼國會聯絡小組召集人,為了預算、決算案,經常出入立法院,當時法務部有許多政策,廉政署、矯正署也趕著成立,種種的一切,都必須由我去跟立委溝通。以前拜託他們很多事情,身分即使轉換,也不好拒接電話,況且,他(指王金平)根本不是打來關說……」

對於王金平提到的全民電通案上訴案,陳守煌向承辦檢察官瞭解後,轉達「該上訴就上訴,該不上訴就不要浮濫上訴」,就把這事拋在腦後了。幾個月後,他在某個早上應邀去大學致詞,卻突然收到特偵組開記者會的消息,指控他及曾勇夫接受關說。

陳守煌有自信沒有把柄落在特偵組手上,但九月政爭風暴,卻像驚濤駭浪般襲來。曾勇夫先被迫辭職,他被改調最高檢察署,司法明星至此銷聲匿跡。

不過,九月政爭的最後結果卻出人意表。原本被國民黨開除黨籍的王金平,透過訴訟保住院長職,反而是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因洩密遭判刑,總統馬英九卸任後仍被此案糾纏。

終於有空寫論文拿博士學位

陳守煌說:「九月政爭只是人生的小波折,因為我清白,所以很快就調適過來。」幾年來冷眼旁觀,他感嘆:「苟得其情,則哀矜而勿喜。」(若得知實情,應該去哀憐他們,不要自以為能查明案情而高興。)

據瞭解,當年九月政爭,有企業界大老不忍陳守煌受委屈,大力延攬他到企業上班,但陳拒絕了對方的好意。陳守煌深信,「來到最高檢,是上帝帶領我來的,當年因為公務繁忙拖延博士學業,在這裡,我終於有空研究最高法院的判決、判例,也能靜下心來撰寫論文,沒多久就取得博士學位。」

在最高檢「深造」期間,陳守煌學會許多新玩意。以前,他只會用舊型手機,現在,他改用智慧型手機,學會用LINE發送他想說的話,笑容感覺更開懷了。今年,他想通未來幾十年必須做的事,毅然遞出辭呈,準備離開四十一年的司法官生涯。下一站,他想完成年輕時的夢想「當個濟弱扶傾的律師」。不過,命運弄人,他為了事務所忙著招兵買馬之際,在事業的交叉路口,卻傳來法務部長邱太三想推薦他出任大法官的消息。

拒絕大法官推薦為哪樁

這個推薦案在司法界代表著無上榮耀,對他而言,背後還有著非凡的意義,代表他幾年來受的委屈,法務部已悄悄為他平反。陳守煌笑著說,當時內心激盪不已,但下一秒馬上冷靜下來,委婉表示他將轉任律師的決定。

但法務部最終仍決定推薦他。消息曝光後,他的電話響個不停,有法官私下說:「陳守煌學識淵博,是極適合的大法官人選,但他重視承諾,應該不願意被提名。」果不其然,他真的親自寫信給總統府,表明不爭取大法官提名。

陳守煌坦承,基於對合作夥伴的誠信,他才決定退出,但做出決定的那一剎那,心裡沒有半點掙扎,「所有的職位都不是我求來的,今天走到這裡,我只有感激而已,我要出發尋找自己的新人生。」

他得意地秀出法律團隊名單,一一告訴本刊,當時是如何說服每個夥伴加入團隊。他強調,有人認同他的理念,辭職加入事務所,有人辭去上市櫃公司董事,只為了跟他一起打拚,「我怎麼能辜負這些夥伴?做人不能這樣!」

他說,剛開始被徵詢時,他就告訴夥伴們,開事務所的理念不變,他寫信給總統府,是用行動證明自己的決心。

罕見!司法巨頭合夥開事務所

陳守煌選擇轉換跑道並非特例,近年來,司法官爆出走潮,轉任律師的大有人在,檢察首長卸任後開設律師事務所的,也有幾個例子。

司法官十三期的前檢察總長陳聰明,退休後和女婿一起開設事務所,創下檢察總長開事務所的首例。無獨有偶,前法務部長曾勇夫,也低調地在女兒開設的法律事務所當顧問;同樣轉戰律師界的,還有退休的前高雄高分檢察長林玲玉,她與女兒一起開設事務所。

由陳守煌掛名所長的法律事務所共有六大巨頭,個個都有司法官背景,其中還包含三名檢察長級人物。除了陳守煌外,主持律師陳榮宗當過一、二審檢察長,今年剛辦理退休的陳雲南曾任特偵組主任,更被取了個「最牛發言人」的綽號。

此外,陳守煌也延攬原本是檢察官,後來轉戰學術界、商界的民商法權威、教授邱聰智,以及精通行政法的前最高行政法院審判長黃合文,連在名單中最年輕的高院法官黃國益,都是司訓所三十六期結業的資深法官,陣容堅強令人咋舌。

陳守煌將事務所取名為「平安恩慈」,他解釋,這是秉持聖經「當為啞巴開口,為一切孤獨者申冤,當開口按公義判斷,為困苦和窮乏的辨屈」的教導;而「扶助弱勢」,是篤信基督教的他賦予事務所的工作信念。

這間與眾不同的事務所,占地百餘坪,和民進黨中央黨部剛好在同一棟樓。對於可能擦身而過的大法官提名,陳守煌根本沒空再去想,因為八月下旬之後,他就會與一群新夥伴,在這個地點快樂地人生再出發。

轉載自《新新聞》周刊1534期